• 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

2020-07-11

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误以为不会出事——社交型吸毒人士,自以为用药次数不多,不会出事,事实上一次可致命。(图:serpeblu、[email protected])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摇头丸祸害——摇头丸令人肌肉失控抽搐、精神混乱、抑郁、不安及被迫害感觉,可持续数星期。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吴新健(图:许朝茵)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昏昏欲睡——吸毒令人没精打采,昏昏欲睡,无法正常工作。(设计图片,相中模特儿与本版提及个案无关,图:[email protected]) 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拆解毒品谬误 逢场作戏滥药 一次可夺命 prev next

早前西九龙文化区举行电子音乐节,怀疑场内有人吸毒,四人昏迷,一男子送院不治,警方在场内检获摇头丸及蓝精灵。
有社工估计,当日有不少「社交型」吸毒人士,主要在派对聚会上滥药,自以为用药次数不多,认为是安全「用药」,伤害低。

偶一为之,真的没有伤害?

西九文化区苗圃公园举行的「Road to Ultra」电子音乐节,警方在场内检获摇头丸及蓝精灵。香港基督教服务处PS33药物滥用者辅导服务中心主任吴新健指出,摇头丸早年随派对热潮兴起而大热,但随警方扫蕩派对及的士高场所开始没落,同时有新毒品的兴起,摇头丸已经沉静一时。他估计今次大型音乐节,吸引了当年曾热中于派对的人士参与,但这些人现时已甚少滥药,却因为这次活动,以为偶一为之不会有大碍,但即使服用与过往相同的剂量,身体也受不了。另外,相信有些人是首次吸毒而出事,加上当日天气酷热易脱水,因而多人不适。

不少人对摇头丸等毒品存有错误观念,认为比较海洛英或白粉,这些毒品对身体伤害较小,不容易上瘾……吴新健逐一拆解。

未即时觉察生理变化 累积更多问题

谬误(1)偶一为之,次数不多,不会上瘾,伤害性低。

吴﹕有些人只在周末或假期的派对聚会上滥药,一星期一至两次,未必有事,反而阻碍他们求助。他以K仔为例,当持续吸食,身体很快便呈现一连串问题,例如腹痛、尿频、小便赤痛、鼻塞、呼吸困难等,较易令人醒觉,社工可及早介入。相反,那些「偶然用家」未必即时留意到生理变化,间接拉长了吸毒时期,累积更多问题,影响家庭及个人生活。

有一名40岁男士,年轻时曾滥用K仔及摇头丸,他本身热爱打篮球,懂得留意身体状态,上瘾后出现尿频,即时醒觉,主动戒毒,成功脱除K仔瘾两年多。不过,原来他一直没有戒除摇头丸,偶尔参加派对,和太太及朋友一起服食摇头丸,以「话当年」的心态,重拾旧日回忆。

起初他很久才滥药一次,派对完结后翌日正常上班,也觉得没有影响。后来当他与太太感情有异,经常为管教子女争吵,夫妻不和;不知不觉间,滥药情况加剧,以毒品遮掩问题,更经常举行派对,甚至连开3日3夜,藉此减少夫妇间争执。

由于这名男士曾接受戒毒辅导,有相关认知,明白自己以毒品维繫夫妻关係,长远下去,只会令夫妇关係破裂,因此主动求助。其实偶然滥药,情况犹如潜伏在身体的病菌,身体健康时,问题未显现出来,但身体差时问题就会爆发。

另外,不少自恃有经验的吸毒人士,自行调节分量,以为可以减低伤害。但由于毒品不受监管,剂量和纯度不一,容易出现风险。举例有人之前一晚服用2至3粒摇头丸,但停用一段时间,重新再食时,减少剂量,先食一粒可减低过量风险,但药效已令身体承受不到。此外,听说有拆家为减低成本会渗入其他物质,例如K仔会混入止痛药,甚至是来历不明的白色粉末,随时一次便食坏人。

以为没影响 其实暗地拖垮生活

谬误(2)滥药是派对流行社交活动,有人免费派发,更有朋友相伴,何乐而不为?

吴﹕有一名中年女士视吸毒为社交之一,对朋友送上毒品照单全收,尝试多种毒品,对毒品的戒心低。起初她以为毒品对自己没影响,但原来暗地裏拖垮了生活。吸毒后,整个人没精打采,经常昏睡,令她不能正常工作,生活节奏亦很混乱。没有稳定收入,住屋也成问题,于是经常去不同朋友家裏借宿,朋辈间都是吸毒人士,因而经常接触各类药品,利用毒品作「Mood control」提升自己情绪,加上渴望别人关心,获朋友认同,持续吸毒。

原来她有抑郁症,加上毒品令生活不稳定,最终成为恶性循环。其实戒毒不太难,转换生活模式才最难。现时希望为她寻找资源,安排住屋问题,让生活安定。

另外,在一些派对上,有些人饮酒后,还会吸用可卡因烟,认为酒醉后可借吸可卡因烟解酒提神,但此举不但掩盖了酒精的伤害,久而久之变成「套餐」般,一饮酒就想到毒品,更难戒瘾。而且又烟又毒品,对身体的伤害更大。

食安眠药成瘾 生活麻木变「机械人」

谬误(3)安眠药、咳丸及咳水不是毒品,伤害性低。

吴:安眠药及咳水是一个易被忽视的滥药陷阱,很多人第一粒安眠药都是经医生处方,通常医生处方不会多于两星期;但有些人见药物有用,贪方便或节省诊金,自行到不良药房购买。没有医生监察下长期服用,容易成瘾,身体亦产生耐药性,服药剂量愈来愈多,随时引发用药过量。他们认为「这些药由医生开出,不是毒品。K仔及摇头丸等才是毒品,我不会试食」,但长期食用安眠药一样会上瘾,产生不同问题。

有一名30多岁男士经营电脑公司,本身不去夜场,生活圈子不涉及毒品,但工作压力大至失眠,服用医生处方安眠药觉得有效,认为可纾缓情绪,之后自行配药,后来愈食愈多更成瘾,每日食7至10粒,持续两年。后来他发现自己开始对一切活动麻木,失去生活热诚,连性慾也没有,犹如「机械人」,反思「难道下半生人要无感觉地生活?」故下定决心戒除。戒安眠药要逐步减药,需要医生主理。这名男士更主动由老闆变回打工仔,减低工作压力,成功脱瘾。

咳水及咳丸亦是社区容易接触的药物。一名从事物业管理的男士,本身有滥用咳丸习惯,平日只在假期用药,以为自己控制得宜,不受影响。但一次在工作期间被客人指摘后,心情欠佳,忍不住狂食咳丸,剂量更是平常一倍,情绪失控,之后冲上天台危坐栏栅,幸好及时被同事制止。每个人总会有失意的时候,身体会有记忆,会记得服药后的感觉,在不如意时自然产生渴求,可能愈食愈多。

图:许朝茵、资料图片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 相关推荐

申博沙龙|热搜评论|物流人类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