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与连续杀人魔一起长大:《我的朋友达默》

2020-06-14

与连续杀人魔一起长大:《我的朋友达默》

  杰佛瑞‧达默(Jeffrey Dahmer),美国恶名昭彰的连续杀人魔与性犯罪者,小报封他为「密尔瓦基食人魔」和「密尔瓦基怪物」。1991年警方逮捕达默时,连犯罪者本人也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感到惊讶:「我很难相信有人类能单独完成我所做的事,但我知道自己做到了。」在1978至1991年间,达默一共强姦、谋杀和肢解分尸17名男孩与成年男子,他将受害者的身体部位保存当成纪念品,有时甚至拿来食用。

  马克‧麦耶斯(Marc Meyers)执导的新片《我的朋友达默》(My Friend Dahmer),冷静回顾了这件骇人听闻的陈年往事。这部电影改编自漫画家贝克德夫(John Backderf,笔名Derf)于2012年出版的同名漫画小说,贝克德夫与达默是高中时期的朋友。

与连续杀人魔一起长大:《我的朋友达默》

  麦耶斯说:「我对描绘连续杀人魔青少年时期的概念深感兴趣,最初以为我会用错综複杂的细节编出一则虚构故事,描述一个人如何变成连续杀人魔的过程。于是我开始四处翻阅书籍漫画找寻灵感,当我看见《我的朋友达默》这本漫画时,我认为就是它了。它符合我想要的概念,而且还更好:它是一个真实故事。」

  麦耶斯删去了原作无所不在、稍嫌混乱的叙述,但他仍忠于原作将某些画面融入到电影镜头中,并尊重作者想表达的初衷。贝克德夫写道:「如果他生命中的大人没有那幺不可理喻、无法饶恕、无知愚蠢或漠不关心,我相信达默不一定会变成怪物,也不会有受害者死得如此凄惨。然而,当达默痛下杀手开始犯案时——我便无法继续强调这点——我对他的同情也就此结束。他本可以拿枪自我了结。」

与连续杀人魔一起长大:《我的朋友达默》

  完成剧本初稿后,贝克德夫邀请麦耶斯与他同行。麦耶斯说:「我们开车到阿克伦,他与达默长大的地方,并参观了他们就读的高中。那段时间我们聊了很多,这些对话帮助我釐清所有角色是如何在这些真实的空间里穿梭。」当地人出乎意料地热情协助拍摄:汽车收藏家将老车借给剧组,居民主动提供老式家具与其他道具,大多数人也乐意分享剧本提到的诸多往事。

  麦耶斯说:「四十年过去了,每个人都继续在那里过生活,所有的剧组成员都来自俄亥俄州。我们找来的青少年临时演员,有些人的父母曾经与达默在同时期上学。他们都知道这本漫画的存在,而且想法与贝克德夫类似,有些人坚称他们高中时期的朋友,还比达默高中时更古怪。确实,所有人都被达默后来的所做所为吓坏,但他们都明白当达默还是个孩子时,他面临的处境和遭遇可能比他们认为的还更艰难。但若干年后新闻消息传出时,那些与他与一起长大的朋友无不被震惊。」

  麦耶斯的电影刻意避开了故事里更恐怖可怕的部分。他的达默和贝克德夫描绘的达默一样,是个存在于光天化日之下的青少年。麦耶斯说:「我不是研究连续杀人犯的专家,我和其他人一样都被真实的犯罪故事吸引,我也会看《谋杀犯的形成》(Making a Murderer)这类节目,但我不是那种疯狂阅读连续杀人魔故事的人。电影的所有内容都出自这本漫画,我们真正关心那个从高中毕业的男孩,所以我把故事主轴留在这个框架内。」

与连续杀人魔一起长大:《我的朋友达默》

  《我的朋友达默》描写了青少年的迷惘,达默努力尝试融入艰难的高中生活,以及适应功能严重失调的家庭。然而,他几乎没办法应付那情绪不稳、漠不关心的母亲,在学校他只能依靠酒精,并用假装癫痫发作的滑稽行为赢取同侪注意。儘管贝克德夫与他交朋友组成「达默粉丝俱乐部」,但达默内心仍然是个孤独、越来越受伤的孩子。

  麦耶斯说:「刚开始拍摄时,我意识到我们正在拍一部政治不正确的电影,因为以我们的道德标準看来,它真的非常政治不正确。这种感觉相当诡异,他们对彼此的言语非常尖酸刻薄,无时无刻会冒出『死玻璃(faggot)』这类字眼。青少年也能变得非常残酷,让人意识到话语破坏性之大。我们作为一个物种确实有在进步,我们会小心对待身边不同类型的人,但那时的人们并非如此。」

电影资讯

《我的朋友达默》(My Friend Dahmer)-Marc Meyers,2018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 相关推荐

申博沙龙|热搜评论|物流人类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